南和新闻网

用户登录

首页 ?

首页

?

资讯

? 查看

《郭语琪帝世天》—(完整版)—(全文在线阅读)

2019-09-11/ 南和新闻网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《从当战神开始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【
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《从当战神开始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《从当战神开始》目录
主角:郭语琪、帝世天
第1章 免费
第2章 免费
第3章 免费
......
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8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一九文学】

关注后回复 书名:【从当战神开始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小编分享精彩内容:



治疗,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。

期间,帝国忠时不时的传出惨叫,令几人,听在耳中,痛在心里。

“你父亲只是普通人,忍受不了撮骨的痛苦,今天暂时到这,接下来我会留在这里,直到你父亲痊愈。”

出来后,洛天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,看起来有些疲惫。

“有劳了。”

帝世天点头,又对雷狂说道:“待洛神医休息片刻,准备开饭。”

等帝世天随着帝妈她们进入房间后,洛天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嘿嘿一笑对雷狂说道:“看你小子的样子,心中已经通明?”

雷狂哪能听不出他是什么意思,同样贱笑道:“老大说,生死搏斗,不出百招可败你。”

洛天赐一愣,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帝官这家伙,够直接,一点也不给老头子我留面子。”

雷狂心中得意,表面则不动声色。

“但,这身修为,只不过是老夫这么多年来太过无趣,闲暇之余修来的,实在不懂怎么打架,要不,比比医术?”

接着,洛天赐又来了这么一句。

你能不能再无耻点?

“我只懂怎么杀人,不懂如何救人。”雷狂白了他一眼。

“这世上,果然没有完美之事,就如你我,可如果非想有,也不是不可能,我也很想看看,当一个人同时掌握生死的时候,他会变的多么强大。”

洛天赐咧了咧嘴,话里有话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雷狂心里一惊,想到了某种可能。

“有酒没?”洛天赐突然岔开话题。

“有。”雷狂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随后反应过来,“不是,你到底什么意思,说清楚啊。”

“有酒就好。”看着眼前烤的油光发亮的野味,洛天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,甚是意动。

见他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雷狂知道,就算他再怎么追问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当下,只好与他一起坐在火架子前,取出一个有着许些裂纹的酒坛子,说道:“老大知道你好这口,所以就让我准备了一些酒。”

酒坛子,只有一般大小,装满,也不过二斤酒。

“我靠,老子大老远的跑来给他父亲治伤,不要酬劳不说,自己还搭进去一株极品灵芝,就拿这么一点酒打发老子?”

洛天赐气的胡子都在颤抖,一副今天不多拿几斤酒来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。

“别急,别急。”雷狂也不在意,直接取下盖子递到洛天赐嘴边,“闻闻。”

“拿走,不就是两斤破酒嘛,有什么好闻的,老子不稀罕。”洛天赐撇过头去,嫌弃道。

“等等!”

随即,脸色突变,一把夺过酒坛,猛吸两下,“好酒,好酒。”

看着他一脸陶醉的模样,雷狂得意一笑,“那是,帝官拿出手的东西会差?”

“这酒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战歌,我亲手酿的。”

回答的,却不是雷狂。

只见,帝世天背负着双手走了过来。

“战歌,好名字,光是闻着就让人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感觉,无惧,无畏,好,好,哈哈。”

洛天赐一连道了三个好,可见对这酒有多满意,“战将之首,果然名不虚传,就连酿酒都有这般意境,后生可畏啊!”

“过奖。”

帝世天笑了笑,“家父双腿已有知觉,如果猜的不错,还需治疗两次就可以痊愈,你,真的没有其他要求了?”

以他现在的能力,拥有他的一个人情,往轻了说,几乎可以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做到任何想做的事,往大了说,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。

“老夫之所以救你父亲,并不是因为你帝官的权势有多大,而是因为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,听了关于你的那些传闻,就连我都对你敬佩不已,不然,就算你白虎战区百万儿郎围了老夫的山头,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

洛天赐为自己浊了一杯酒,缓缓道来。

听了他的话,帝世天和雷狂都是一愣,没想到这老头还有如此气概!

“洛神医,我佩服您,我敬您一杯。”雷狂语气严肃,说着就要拿过酒坛给自己倒酒。

见他竟把主意打到了酒上,洛天赐如同被摸了屁股的老虎,连忙把酒抱在自己怀里,生怕被抢走,“谁要你敬佩啊,不就是想跟我抢酒喝吗,告诉你小子,想都别想。”

洛天赐这一辈子,最敬佩的就是那些为国而战的兵者,从这酒中,他仿佛感受到了战场儿郎的心情,让人澎湃,激动。

这酒,一共才二斤,怎么舍得分给别人?

雷狂:……

帝世天:……

“等你回到四九城,我让人给你送十斤。”

直到帝世天说出这句话,洛天赐这才给雷狂倒了一小杯。

三人,吃着野味,喝着酒,期间,王晓梅和帝花语还特地过来感谢了洛天赐一番。

酒足饭饱之后,洛天赐打了个饱嗝,“要不,现在就来?”

伦武力,这天下有没有人比得上帝世天,洛天赐不知道,伦棋艺,他专心钻研数十年,有着足够的信心。

但他也不会因此就小看帝世天,作为‘天下第一师’的统帅,棋艺定然不容小觑。

能和这样的人在一个盘子上过上几招,实乃人生一大快事,所以,用迫不及待来形容他的现在心情在适合不过

“可以。”帝世天点头,然后如同变戏法般拿出一个棋盘,一盒棋子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棋盘一出,血光冲天,洛天赐仿佛看到了无尽的亡魂,被其镇压。

“往生。”帝世天打开棋盒,摆好棋子。

“传说中的往生棋盘!怎么会在你的手中?你不是?!”洛天的心头大震,竟冒出了丝丝冷汗。

“下棋。”帝世天摊手,没有正面回答。

洛天赐抚着额心,略感紧张。

有些事,自己心中知道便可,不可说。

两人坐稳,随着棋子的落下,各自的气势也是攀升到了极点,洛天赐明显有些吃力,反观帝世天,则要轻松许多。

一来二去,半个小时已过,棋局变的紧张,帝世天一笑:“五卒当先,逼的这么紧,不怕没有退路吗?”

“我也不想,但是面对你……”洛天赐手心已经冒汗,棋局现在对他非常不利。

不知不觉,又是半个小时过去,随着帝世天落下最后一颗子,这场对弈也宣告结束。

洛天赐那边,几乎已经无棋可走,帝世天这边,两车皆在原位,堪称完胜。

“老夫活了两个甲子有余,经历了那个战乱的时代,看到了太多死去的国人,本想为国捐躯,但实在没有带兵打仗的天赋。

最后,只好凭借一身医术行走天下,救济国人于水深火热之中,但没能亲手多杀些敌人,成为了心中一大遗憾。

这数十年,老夫精心钻研棋艺,想要理解其中的精髓,就是怕,万一有朝一日,再如当时当日那般无力,却不想,这点能力,在你面前这般脆弱。

今日,老夫实属受益匪浅。”

说完,他叹了口气,问出一句,“我就想知道,你这辈子,是不是真如传闻之中那般,从来没有输过?”

帝世天心有所感,点了点头,“我不敢输,一输便是这万里河山。”

其后,手掌抬起,“一盘棋,不够,此乃我白虎战区攻杀术,今日传给你,日后,谁敢为难你分豪,便是与我为敌。

您,早点休息。”

说完,收起棋盘,起身进屋。

雷狂也是跟着起身,认真道:“您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。”

其后,推门而出。

那个年代,战火四起,这位老人一双赤脚,走遍千万里,医民,如治国。

是为前人,英雄。

值得尊敬。

待,帝世天二人走后,一阵微风吹过,一滴眼泪落在了刚刚喝完酒的碗里,洛天赐眼睛不知何时泛红。

这位老人,在独自一人的时候,露出了最真实的一面。

……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,帝世天早早起床,哪怕不在战区,依旧维持着每天早上都要锻炼的习惯。

吃过早餐之后,帝世天先是看望了一下老爷子的情况,然后亲自煮茶,与洛天赐在院中晒着太阳。

今天,雷狂不在。

该处理的事还是要处理的。

正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的时候,帝花语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,“哥,我上学去了。”

与平时不一样,帝花语今天非常开心,自信,因为十多年不见的哥哥回到了家,一回来就解决父亲的伤,让人安全感十足,她也可以安心去学业了。

“大才子,要不要哥送你啊。”帝世天起身,调侃道。

帝花语捋着秀发,嘻嘻一笑,“又不是小孩子,还要人送,你就在家照顾爸妈吧,不用担心我了。”

“哐当!”

正在这时,家中的木门突然被人粗鲁的踢开,还伴随着一道声音传来,“花语,本少爷来接你上学了。”

只见,一个身穿名牌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他一脸嚣张模样,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。

一进门,便与帝世天的目光接触到了一起,瞬间,被吓的退后两步。

好可怕的眼神!

“花语,这个人是谁?”

张天海镇了镇心神,目光不善的看向帝花语。

他看中的女人家中,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?

这,让他怎能忍受?

“张天海,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,这是我哥哥,还有,我不需要你接,你赶紧走。”

帝花语气的跺了跺脚,可哪怕再生气,说话声音也不敢太大,显然有些害怕此人。

听了她的解释,张天海心情好转,对着帝世天嘿嘿笑道:“原来是大舅哥啊,大舅哥你好,我是花语的未婚夫。”

嗯?

帝世天脸色微变,自家妹子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如此没有教养的未婚夫?!

当下,把目光看向帝花语。

帝花语连忙摇头,以作回答。

“第一,我不是你大舅哥,因为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妹夫,第二,出去,把门修好,然后重新敲一遍门,态度好些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。”

张天海:……

帝花语:……

保镖:……

“你说什么?你知道老子是谁吗?给脸不要脸的东西。”张天海差点被帝世天给逗笑了,这个穷酸小子竟然在威胁他?

这时,帝花语连忙拉着帝世天,脸色有些发白,“哥,张天海家里很有钱,忍忍就算了,咱们斗不过他的。”

斗不过他?

家里很有钱?

全程喝茶的洛天赐差点笑喷,孩子啊,你怕是不知道你哥哥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“小妹,别担心,哥来处理。”

帝世天温柔的摸了摸她饿脑袋,然后对张天海说道:“你家大人,没教过你何为教养吗?”

张天海嘴泛冷笑,姿态张狂,“老子行事,何须你来教训,滚过来跪下道歉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一家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样?”帝世天眉头一挑,让他下跪道歉,这世上有谁承受的了?!

“我记得,你家里有个常年卧床的老父亲,还有一个老妈子,如果不想他们有个什么意外的话,就乖乖滚过来道歉,再把你妹妹送到老子床上。

不然,我张家不敢说在北海城一手遮天,但玩死几个普通人还是办的到的。”

张天海阴森的笑道,仿佛胜券在握,他相信,帝世天一定会给他下跪道歉,除非他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管了。

“你,很好!”

帝世天眼神寒芒一闪,家人乃逆鳞,触之必死。

“怎么又是你,赶紧滚出我家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就在帝世天准备动手之际,听到动静的王晓梅急步走了过来。

听她话中意思,张天海来闹事,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“老妈子,别不识好歹,本少家财万贯,看上你女儿是你家的福气。”

然而,下一刻。

一道身影几乎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身边,帝世天一把捏住他的脖子,猛得按下地面,瞬间,头破血流,惨不忍睹。

“我很少亲自对人动手,但你,实在让人生恨。”

帝世天语气冰冷到了极点,人性丑陋,不过如此,他不在家中的时候,这张天海都不知道来闹了多少次事。

如今,有他本尊坐镇,岂能容忍他人胡来?


未完待续.....
在【一九文学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从当战神开始 即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漫画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~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